山西大批量的木結構古建筑函待維修

作為一名古建筑愛好者,筆者自2010年8月至2012年1月四次赴山西探訪早期木結構古建筑,行程9000余公里,探訪元代及以前早期木結構古建筑100余座。從探訪情況來看,山西木結構古建筑遺存眾多,但保護現狀堪憂。

    中國古建筑以木結構為主,早期遺存已經很少,唐代以前的一座沒發現,現存最早的木結構建筑是山西五臺縣南禪寺大殿,建于唐德宗建中三年(公元782年),已是唐代中期,全國范圍內僅存6~7座唐代木構、6座五代木構,以及100余座宋金遺存,對于我們五千年文明史、960萬平方公里、13億人口來說,這點家底太少了。就是這點家底,仍有很多沒能得到妥善保護。

    現存的木結構古建筑大部分集中在山西,其他各省只有零星分布,以山東為例,全省最早的木結構古建筑是廣饒關帝廟正殿,建于宋末金初,曲阜孔廟有金代、元代鐘亭各兩座,另外有博山顏文姜廟正殿和曲阜顏廟寢宮兩座元代,全省只留下了這些,有些省份甚至連一座元代以前的木結構都沒有。

    木結構建筑最怕淋雨。中國古建筑基本都是南北朝向,前檐屋頂向陽,后檐屋頂常年背陰,后檐的木結構更容易受到雨水腐蝕,屋頂出現滲水后椽子腐朽,繼而屋頂坍塌梁架直接淋雨,后檐大梁淋雨后由于常年無陽光直射,不出幾年就會徹底爛透,一架梁掉下來,橫向聯系的坊、串等會把旁邊的梁也拽下來,從而造成整個屋頂坍塌,所以小面積的漏雨也必須高度重視,否則極易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我在山西見到的幾處完全坍塌的早期大木作,都是大梁在后檐根部斷掉。

    山西損毀的木結構看得多了,筆者總結了以下幾種情況:只剩柱子直立房屋已無存的,多數是“文革”期間人為拆除的;只塌了一半的多數是失火造成的,橫向聯系的枋被燒斷,這才沒有殃及旁邊的梁架;屋頂整體坍塌的多數是長期缺乏維修,梁架淋雨腐朽造成的。尤其是后一種情況,現場慘不忍睹,一根直立的柱子都找不到,全部被屋頂的重量壓得支離破碎,木構件接觸潮濕的地面后腐朽更快,即使將來維修也已不堪再用。

    山西長子縣西上坊村,成湯廟在村南的荒原上,僅存一座正殿,根據柱頭題記建于金皇統元年(1141年),單檐歇山頂,面闊五間,進深八椽,無補間鋪作,柱頭鋪作前檐為五鋪作雙假昂,后檐五鋪作單抄單昂,使用了柱頭真昂,殿內梁架六椽栿對前乳栿,進深很大,殿內空間非常寬敞。根據文保資料,這座大殿1982年即已成為長子縣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但現在的狀況是殿頂已經大面積坍塌,多處梁架裸露淋雨,糟朽痕跡明顯,后檐西北角檐柱下沉,導致梁架變形,前后檐鋪作層糟朽變形嚴重。

    根據筆者現場判斷,成湯廟幾十年來應該從未維修過,損壞由小到大,以至于今天已危及整座大殿安全,即便現在維修,糟朽的梁架已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

    西上坊村成湯廟雖然殘破,但與長子縣西鮑村龍王廟比起來還算是幸運的,西鮑村龍王廟正殿有金代建筑風格,已經于四五年前徹底倒塌,現場一片狼藉,完全沒有了屋頂,只剩下三面土墻,大木結構落地完全腐朽已不堪再用,根據現場殘存的構件分析,西鮑村龍王廟正殿面闊三間,進深六椽,無補間鋪作,柱頭鋪作五鋪作雙假昂,梁架四椽栿對前乳栿。這座大殿即使將來維修,梁架構件也得全部更換,那就不再是古建筑了。

 西鮑村龍王廟正殿的現狀令人痛心,但這在山西還不是最悲慘的,長子縣陽魯村商湯圣帝廟,原有金代正殿和明清的兩廂,早年間正殿已塌毀,2010年村里將整座廟徹底推平,原址建成了村民活動室,古廟的石柱扔在路邊,磚石填了旁邊的深溝,一座金代木結構古建筑消失得無影無蹤。

    從殘破的西上坊村成湯廟到塌毀的西鮑村龍王廟,再到已消失的陽魯村商湯圣帝廟,這已經成了山西古建筑的一個輪回:無人維修—坍塌漏雨—倒塌—徹底消失,完全是自生自滅,在山西,這樣命運的古建筑還有很多很多,我們不禁要問,這個輪回中文保單位在做什么?

    這幾年在山西訪古,也看到一些剛剛維修完工的木結構:平順佛頭寺、屯留寶峰寺、長治崇教寺、沁縣南涅水洪教院、長子崇慶寺、武鄉會仙觀、芮城城隍廟等等,都是2011年維修完工的,質量令人滿意,早期木結構的保護,維修技術已不是問題,欠缺的是文保部門的責任心和全社會的保護意識,我們有專職的文保隊伍,有良好的維修技術,任何一座珍貴的古建筑毀于當代,都是文保之恥!

來源:南方古建筑設計院

本文標簽:山西古建筑  木結構古建筑  山西古建  古建筑維修 

專業古建筑規劃設計

漢匠古建筑

服務熱線:13957873222

古建筑整體解決方案

交流微信號

梦幻西游转区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