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民居建筑及寺廟建筑具有獨特個性

西藏的傳統民居,與西藏的其他文化形態一樣,也具有其獨特的個性。藏族民居豐富多彩,藏南谷地的碉房、藏北牧區的帳房、雅魯藏布江流域林區的木構建筑各有特色,就連窯洞也能在阿里高原上尋見。西藏民居的歷史十分久遠,四千年前的卡若新石器時代遺址已有了豐富的建筑遺存。
    藏族最具代表性的民居是碉房。碉房多為石木結構,外形端莊穩固,風格古樸粗獷;外墻向上收縮,依山而建者,內坡仍為垂直。碉房一般分兩層,以柱計算房間數。底層為牧畜圈和貯藏室,層高較低;二層為居住層,大間作堂屋、臥室、廚房、小間為儲藏室或樓梯間。若有第三層,則多作經堂和曬臺之用。
    碉房具有堅實穩固、結構嚴密、樓角整齊的特點,既利于防風避寒,又便于御敵防盜。帳房與碉房迥然不同,它是牧區藏民為適應逐水草而居的流動性生活方式而采用的一種特殊性建筑形式。普通的帳房一般較為矮小,平面呈正方形或長方形,用木棍支撐高約2米的框架;上覆黑色牦牛氈毯,中留一寬15厘米左右、長1.5米的縫隙,作通風采光之用;四周用牦牛繩牽引,固定在地上;帳房內部周圍用草泥塊、土坯或卵石壘成高約50厘米的矮墻,上面堆放青稞、酥油袋和干牛糞(作燃料用),帳房內陳設簡單,正中稍外設火灶,灶后供佛,四周地上鋪以羊皮,供坐臥休憩之用。帳房具有結構簡單、支架容易、拆裝靈活、易于搬遷等特點。
    藏族是一個愛美也善于表現美的民族,因而對于居所的裝飾也十分講究,常見的有在室內墻壁上方繪以吉祥圖案,客廳的內壁則畫藍、綠、紅三條色帶,以寓意藍天、土地和大海。日喀則的民居在門上或繪制日月祥云圖,或懸掛風馬旗,而昌都芒康的民居則竭力渲染外墻和門窗,富于彩繪裝飾,氣勢不凡。
    富有濃厚的宗教色彩是西藏民居區別于其他民族民居的最明顯的標志。民居室內外的陳設顯示著神佛的崇高地位。不論是農牧民住宅,還是貴族上層府邸,都有供佛的設施。最簡單的也設置供案,敬奉菩薩。富有宗教意義的裝飾更是西藏民居最醒目的標識,外墻門窗上挑出的小檐下懸紅藍白三色條形布幔,周圍窗套為黑色,屋頂女兒墻的腳線及其轉角部位則是紅、白、藍、黃、綠五色布條形成的“幢”。在藏族的宗教色彩觀中,此五色分別寓示火、云、天、土、水,以此來表達吉祥的愿望。
    還有以墻體裝飾表達藏傳佛教派別的。如薩迦民居的墻上涂有白色條帶,在條帶上再涂以相同寬度的土紅色和深藍灰色色帶,中空為白色,在建筑主體或院墻直角轉彎處及較寬的墻面上,還自上而下地用土紅色和白色畫出色帶,以標識該地區信仰的是薩迦派。
    西藏最具代表性的聚落方式是宗教聚落。宗教聚落的形成與發展增添了西藏民居的魅力,如拉薩的八廓街民居群即是圍繞大昭寺發展起來的,是城鎮宗教聚落的典型代表。農牧區的民居聚落的形成以寺院為中心,自由布置、彼此錯落,形成不相聯屬的格局。西藏民居在注意防寒、防風、防震的同時,也用開辟風門,設置天井、天窗等方法,較好地解決了氣候、地理等自然環境不利因素對生產、生活的影響,達到通風,采暖的效果。
    1959年民主改革以前,西藏大部分居民住著低矮的窩棚,無家貧民只能寄居檐下,棲身道旁。西藏自治區成立后,政府投入大量資金改善居民住房,到1994年,城市人均住房面積達12.24 平方米,農村人均20.36平方米。由于舊西藏經濟發展緩慢,建筑材料僅僅局限于塊石加粘土,現在的民居已經充分利用各種現代建筑材料,蓋起了許多高層建筑,使藏式建筑風格得到了更好的發揮。舊西藏絕大部分人家的室內設施極其簡陋,現在電視、收錄機、成套的藏式家俱已進入普通的藏族居民家庭。中國人的改革開放使藏族居民身上有了更多的錢,他們將自己的住房裝修得漂亮且具特色。
    居室陳設與裝飾
    藏族居室一般分臥室、客廳、經堂和廚房等部分。經堂屬凈地,供奉佛圣,一般不作他用。藏族習慣不用床鋪和椅凳。一般家庭都是靠窗沿墻擺著一圈“卡墊”,形成馬蹄形的環繞形式,或兩面墻擺成直角形,在拐角處或馬蹄形中間安放一張藏桌,供家人或客人圍坐飲茶用膳。“卡墊”上面鋪上漂亮的彩色“沖絲卡墊”。全家睡臥起坐均用“卡墊”。“卡墊”一般高30厘米,寬約1米見方,用細帆布做包套,內裝獨獐子毛或干軟草。“卡墊”質軟結實,隔潮保暖。“沖絲卡墊”是毛紗或棉紗做經緯制成的,它具有編織精密、顏色鮮艷、花紋富有民族特色、經久耐用之特點。
    藏族室內家具,主要有藏柜和藏桌。藏柜有放書的“比崗”,高約1.1米,上方玻璃對開門。一般放置在坐墊的一角。“洽崗”(意為雙柜),必須成對,略高于“比崗”、相連擺設在屋內正面沿墻,上面擺放佛龕。藏桌高60厘米左右,為面寬80厘米的正方形,三面鑲板。一面有兩扇門,桌腿形似狗腿。不論藏柜或是藏桌,表面都繪有各種花紋、禽獸、仙鶴、壽星、八祥徽,四周有回紋、竹節等圖案,色澤鮮艷動人,看上去十分富麗。
    藏族住宅的客廳、臥室、門庭和大門兩邊大都繪有各種花飾圖案。一般室內墻上方四周繪三色條紋花飾,下方涂乳黃或淺綠色顏料,柱頭梁面畫有裝飾圖案。住宅大院的門廊兩壁繪有馭虎圖,象征預防瘟疫、招來吉祥;或者畫財神牽象圖,畫中有行腳僧牽來大象載滿珍寶,象征招財進寶之意。藏族普遍喜歡屋內懸掛諸如《和氣四瑞圖》、《六長壽圖》、《圣僧圖》之類的畫,有些人把它畫在室內墻壁或藏柜門面上。《和氣四瑞圖》。是根據釋迦牟尼講述的故事所畫。古印度嘎西繞地方有大象、猴子、兔子、羊角雞4種動物,它們和睦相處,地方安寧,人壽年豐。圖的周圍是綠色草地和碩果累累的果樹,象征家庭和睦祥瑞。《六長壽圖》中,銀白胡須的老翁坐在鮮花盛開的草地上,周圍繪有從懸崖傾斜而下的小流,悠閑自在的鹿、鶴,以及松樹等,象征全家健康長壽。
 
    建筑形式的多樣性
    西藏建筑形式的多樣性不僅反映在形式多樣的民間居住建筑。還體現在其它建筑結構中,下面我們將一一具體說明  
    城鎮建筑。西藏著名古城鎮有拉薩、日喀則、昌都、江孜、夏魯、阿里、薩迦、窮結等地。布局方式大體有兩種類型,一類是由于政教合一的社會制度,使得城鎮與寺廟結合一體,宗教色彩濃厚。拉薩、昌都等城鎮,均是以佛教經堂或寺院為中心發展起來的,拉薩古稱“惹薩”,而“惹薩”最初正是大昭寺的名字。公元七世紀,吐蕃王朝松贊干布興建大昭寺,拉薩成為王朝的政治中心。公元17世紀,五世達賴建立了噶丹頗章王朝,重建拉薩,大昭寺周圍出現了貢德林、澤門林、丹杰林、澤覺林寺院,各大寺院的扎倉、康村,僧俗官員與貴族府邸,市場以及民房等。整個城鎮占地1.3平方公里,以大昭寺為中心,向四周延伸。設內、中、外三條朝拜道,并以中、外朝拜道組成城市交通網。每年大、小法會時,市內可容納2、3萬喇嘛講經說法。它既是西藏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又是一座典型的宗教城市。夏魯鎮在鎮寺組合上,又是另一種處理方法。夏魯,相傳吐蕃時代的十大商市之一,位于日喀則附近的谷地,鎮的四周,有土城墻圍繞,夏魯寺則位于城西,占據全城面積的三分之一。薩迦、桑耶,則以寺廟為主體。規模宏大的薩迦南、北寺和平措、卓瑪兩座法王宮殿,占據重曲河兩岸,北寺逶迤幾里,居民區依附于寺廟。桑耶寺也是如此。城鎮的另一種類型是以宗為主體,居住區、寺院圍繞宗山建筑布置。宗政府占據山頭,山下為居民區簇擁,寺廟或位于城鎮的一端,或建于山腰。如日喀則、江孜、窮結宗均是典型實例。
    宗山建筑,系西藏宗政府(相當縣政府)所在地。宗,本意為“碉堡”、“山寨”、“要塞”。古代的宗,一般是各大、小酋長的駐地,到了14世紀,帕木竹巴政權新建13個宗級地方行政機關。解放前夕,西藏設147宗(包括相當于宗級的關卡)。宗山建筑,包括經堂、佛殿、宗政府、監獄、倉庫等,一般建造在山頭上,山下則為居民區。宗山建筑的最大特點是具有完備的防御系統。如古格王朝遺址,位于象泉河畔,背山面水,地形險要。建筑群由王宮區、居民區、寺廟區所組成,遺址內城垣重疊,明雕暗堡遍布,暗道縱橫,上下之間有秘密水道連接,組成嚴密的防御系統。江孜宗,位于江孜城的南端,宗政府、經堂、佛殿、城垣、碉堡、倉庫等建筑在山上,亦有水道與山下居民區相連,保證山頂用水。公元1904年,西藏軍民,用火槍土炮、大刀弓箭,憑借宗山地形和防御工程設施與英侵略軍對抗三天三夜,表現出它的軍事意義和價值。
    宮殿建筑,藏語稱頗章。歷史上吐蕃王朝歷代贊普建有不少宮殿建筑,著名的有青瓦達孜宮、子母宮等等。而后來,隨著西藏政教合一制度的形成,宮殿則為各個喇嘛教派的法王、宗教領袖們所有,這既是它的一個最大特點,也是區別于歷代帝宮如北京故宮的根本所在。如薩迦寺的平措頗章、卓瑪頗章,系薩迦法王的宮殿;扎什倫布寺的頗章,則是班禪的宮殿;哲蚌寺噶丹頗章曾經是達賴的宮殿。公元17世紀簡稱的布達拉宮則是最輝煌的宮殿建筑。它占地41公頃,分宮堡、山下城堡(雪)、林卡(龍王潭)三大部分。紅宮、曬佛臺中心部位上下連貫13層,高117.19米。宮堡部分主要有紅宮、白宮、郎杰扎倉、僧官學校、東歡樂廣場等部分。白宮頂層的東、西日光殿為達賴喇嘛的寢宮,白宮內還有攝政王、達賴經師的居室和噶廈辦公用房。紅宮則是一座佛殿建筑。山下城堡內有行政衙屬、司法機關、監獄、印經院、佛像佛器創建工場等。整個建筑氣勢磅礴,成為西藏政權、神權的無上權威。
    隨著佛教的傳播,寺院建筑迅速發展了起來,并成為西藏古建筑的主體。由于社會的大量財力、物力耗費在寺院建筑上,因而這些建筑也最能反映出藏族建筑所取得的成就。史籍記載,吐蕃王朝松贊干布建大、小昭經堂和108座神殿,這些宗教建筑還不能稱其為寺廟,公元779年赤松德贊建成桑耶寺,正式剃度僧人,標志著西藏第一座寺廟誕生。公元10-13世紀經過滅佛打擊的佛教在西藏土地上再興,托林、薩迦、粗布等大寺相繼出現。公元1409年黃教格魯派首建甘丹寺和十五世紀哲蚌寺、色拉寺、扎西倫布寺的相繼建成,反映出寺院建筑進入了全盛時代。當時的西藏已是寺院林立,泛濫成災。據《圣武記》記載,雍正十一年上報理藩院的黃教寺院數字達3477座,喇嘛31.6萬余人。甘肅南部的卓尼縣,就擁有大小寺院108座。而花、白、紅等其它教派的寺院大約也有相類似的數量。寺院的膨脹發展,使得藏族社會陷入了畸形狀態,帶來了嚴重的后果。
    西藏寺院一般都很龐大,如哲蚌寺座落在拉薩西郊格培山腰上,建筑連綿起伏,鱗次櫛比,層樓疊閣,蔚為壯觀,儼如一座山城。這些大小不一的寺院,既是宗教活動場所,又是一個地區的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財富的集中地。由于寺院在藏族社會中所占的特殊地位,使得它在建筑上具備許多特點。
    1、寺廟要進行很多宗教活動,而修習經論仍是一項主要活動。一座寺廟,類似一所佛教大學。哲蚌寺內有教學、教儀、教務、雜務四大部分,下設三所顯宗學院,一所密宗學院。這些經學院,藏語稱扎倉,隸屬于寺廟最高管理機構“機康”。扎倉建筑由經堂、佛殿和前院組成,并附設供應喇嘛飲食茶水的大灶房和辯論經典的辯經場。扎倉下面,設若干個康村,康村是寺廟的基層學經僧團,其建筑稱扎夏,由僧舍、廚房、小經堂、內院辨經場、各種庫房組成。建筑一般為回字形內院式,層高以三至四層居多,有的高達五至六層。寺廟一級的大殿,稱措欽,即大集會殿的意思,其形制與扎倉相同,機康均設在二層。哲蚌寺措欽大殿的經堂面積達2000余平方米,可容納萬余僧人誦經。
    2、寺院除了修習經論之外,還要進行語言、文字、詩歌、醫藥、天文、歷算教育,寺廟壟斷了藏族社會的文化事業。甘肅拉卜楞寺的“丁科扎倉”,是專修天文的,“曼巴扎倉”,是修習醫藥的。西藏山南敏珠林寺,也是以修醫藥為主的。這些建筑與一般扎倉大同小異,其它如印刷、出版、佛像佛器制造亦控制在寺廟手中,許多寺廟擁有專門作坊,如四川德格寺廟里設有很大的印經院。布達拉宮山下城堡里建有兩座印經院和一座佛像佛器制造作坊。日喀則的納唐寺,為藏族地區三大印經院之一,里面珍藏有納唐版大藏經一套和豐富的藏文印版。薩迦寺藏有印版二千余塊,大經堂內擁有佛教經典、歷史、醫藥、哲學、戲劇、詩歌、歷算、名人傳記等史籍上萬部。有些寺廟,如拉卜楞寺還設有類似圖書館的藏經樓。  
    3、很多寺廟帶有行政職能的性質。西藏寺廟有獨立的經濟,占有莊園,一座寺廟也就是一個經濟實體。哲蚌寺占有莊園185個,耕地面積5.1萬余畝,牧場300處以上,農、牧奴兩萬余人。全藏的40%的耕地歸寺廟所有。這樣,寺廟除了參加地方政權之外,還要統治本寺的轄地。如扎什倫布寺的班禪“拉章”負責管理班禪轄區二十一個宗、六個卡、十余萬農奴。班禪“拉章”,有行政權和司法權。“拉章”建筑在措欽大殿的后面,高四層,內設“益倉”、桑加列空和各莊園管理機關。班禪日光宮位于建筑的最高處,內有臥室、經堂、佛殿和輔助用房。昌都強巴林寺的帕巴拉呼圖克圖“拉章”,管轄五十八個屬寺和五個宗、7600余戶屬民。哲蚌寺的噶丹頗章也屬于這類性質的建筑,因此,寺廟中的“拉章”建筑十分重要,隨著活佛地位的不同,權限也不一樣。但即便是地位較低的"拉章"也有管轄自己封地屬民的職能。 
 
    西藏寺院,就是根據上述各類建筑進行布置的,一般以措欽、扎倉為組合中心,建筑群布局靈活、自由。措欽大殿既是整個寺廟活動中心,也是建筑群藝術構圖中心。佛教的教義、戒律、思想,對建筑群的總體布局或殿堂內部設計具有決定性的影響。如殿堂內部通過帷幕、色彩的處理造成光怪陸離的神秘氣氛,殿堂內部一般都很幽暗,而佛像則十分光亮,以表現 “舉世渾暗,唯有佛光”的思想。
    林卡,系藏語,可以譯為園林。但它的實際含義要廣泛得多,一片叢林也包括在它的含意這內。藏族人民熱愛自然,喜歡到野外的林卡中生活。每到盛夏之日,人們往往合家而出,尋找一片花木繁茂之地休憩、歌舞、筵宴。有的野營露宿,幾日不返。西藏的貴族上層、官家、寺院、莊園大多擁有人工建造的林卡。如拉薩大小林卡達50余處,占地7800余畝。著名的有嘎木夏林卡、尼雪林卡、喜德林卡、龍王潭、堯西林卡。山南拉加里王府的夏宮,是一片面積很大的林卡。朗色林莊園林卡內蒼松古柏,垂柳翠竹,還有梨、蘋果、核桃、石榴、檔以及海棠、牡丹、芍藥、月季等高原少見的果木和花卉。一到盛夏,樹木蔥蘢,花草爭艷。林中建有領主夏天居住的別墅。澤覺林卡是澤覺林寺活佛的夏宮,里面也是奇花異木,十分美麗。堯為十四世達賴的家院,內有大片楊樹和馬蘭,很有特色。在西藏眾多的林卡中,以羅布林卡最為典型和著名。園林占地36公頃,是七世及后世達賴處理政務,舉行典禮,消夏避暑和進行宗教活動的夏宮。全園分羅布林卡、金色林卡兩大部分,有格桑頗章、金色頗章、達旦米久頗章三組宮殿建筑。按功能的不同,劃分成計多景區,運用樹木、建筑、花草組成各種景象。園內有花木一百余種,全盛時代多達三百種,成為西藏園林之冠。
    西藏陵墓有二種,即吐蕃王陵和各大寺廟高僧的靈塔。吐蕃王陵,又叫藏王墓,位于窮結縣雅礱河畔、背靠木惹山,系公元七-九世紀吐蕃王朝歷代贊普、王子、后妃的墓葬群。明顯墓堆有九處。松贊干布陵位于墓群的最低處,緊靠雅礱河。據史料記載,“墓內從九格,中央置贊普尸,涂以金”,設有“經堂五座,藏有各種珍寶”吐蕃第五代贊普赤松德贊墓前,有記功碑一方,碑上圖片寶珠頂蓋,刻有流云浮雕,四角刻飛天。碑側為龍紋,刀法精練,線條流暢。另一座墓前,有石獅一對。獅高1.65米,風格粗獷古樸。塔葬,興盛于寺廟,各教派,各寺院的法王、呼圖克圖、活佛與高僧圓寂之后,或尸體用香料保護,建塔供養;或建塔以藏骨灰,供人朝拜。墓塔的代表作品要推五世達賴靈塔。塔奉在布達拉宮紅宮內,建于公元1690年。塔分塔座、塔瓶、相輪三個部分,高14.85,內部木構架,外表金皮包裹,耗金一萬余兩,塔身珠寶鑲嵌,十分華美,被稱為“世界之一飾”,“唯一莊嚴”。
    貴府府邸。民主改革前,西藏約有貴族二百余戶,他們除占有大量的土地、莊園、農奴之外,還擁有豪華的府邸。山南拉加里王府、拉薩十一、十四世達賴家院都是代表性的實例。這些建筑型制大體相同,一般由主樓和前院兩個部分組成。前院多系二層,底層用作倉庫、或作奴隸傭人的住房,有的設置部分客房,接待來客。二層基本上是管家用房以及管家所用廚房,以管理龐大的莊園和財產。主樓居前院以北,一般呈回字形,中間為天井小院。房底層主要是各種庫房,如十一世達賴家院,有鹽庫、藏戲服裝庫和釀酒用房。靠近街面的部分,作租房出租第二層,北側正中,為佛殿,南側為管家會議用房和文件庫,兩側為廚房、主副食倉庫和家俱庫房。第三層系主人用房,有臥室、起居室、經堂、專用經堂、餐室,以及親隨傭人、奶媽的住室等等。
    后期的貴府宅邸,大多采用別墅式建筑。一般占地比較大,院內林木蔥蘢,廣植花木,主樓僅占一角。建筑以二層居多,度層長方形,二樓北側兩端設露臺,建筑平臺呈“凸”字形。為了減少立柱,使室內空間完整,多采用工字型鋼作梁,承重屋蓋。建筑南向喜開通間落地大窗,使室內陽光充足。羅布林卡內的十四世達賴所建新宮,也具有這種特點。
    莊園,出現于公元十世紀后半期,阿里古格封建害據勢力首領,把轄區分為三個地方,封賜給仁欽桑布譯師,作為供養莊園。到公元十三世紀初葉,衛、藏阿里、塔布、工布地區普遍確立了領主莊園的土地經營制。隨著莊園經濟的出現,莊園建筑得到迅速發展,著名的有朗色林、甲馬赤康、莊孜等莊園建筑。莊園建筑,既是貴族住宅,又是全莊園的管理中心。建筑布局和設計上有明顯地反映出封建農奴制時代社會生活的特點。
    西藏橋梁的形式很多,其中以懸橋和索橋頗有特色。索橋有藤索橋、鐵索橋多見于東南部門巴、珞巴地區。溜索常見于昌都一帶,在江河兩岸僅一索相連,行人坐在兩端掛在滑輪的橫桿上,飛駛過江。史料記載,公元十五世紀中,寬闊的雅魯藏布江上曾架起多座大型鐵索橋,溝通兩岸往來。當時一位香巴噶舉派僧人湯東杰布,把靠藏戲化緣得來的錢作為資金,征集設計和冶煉工匠,連年施工,終于把橋建設成功,成為十五世紀西藏技術水平進步的標志。
    懸橋,亦稱挑橋、飛橋。多見于山高水深、不易打樁的江河上,如阿里札達縣象泉河上,有一座懸橋,橋長約20米。兩側6米,用圓木分六層向河心懸挑,每層密鋪圓木六根,寬1.7米。層與層之間鋪墊橫向圓木架空。中間8米跨,密鋪六根圓木寬1.7米,與兩端懸挑部分連接。河的兩岸,用石塊砌筑橋墩,墩上建門洞,將挑木鎮壓堅實。遇到河道寬闊、水流比較平緩、河水不深的情況,則在河心加橋墩,多跨懸挑。十分壯觀。懸橋,反映出工匠對懸臂結構的理解。也是技術上取得一定成就的反映。
    藏族建筑取得的成就是多方面的,藏族建筑藝術造詣很深,能運用統一、平衡、對比、韻律、和諧、比例、尺度等構圖規律,取得美的立面造型。江孜白居塔的外輪廊線基本上是等邊三角形,構圖穩定、嚴謹、比例良好。在建筑設計上注意建筑功能與藝術的統一,布達拉宮,力求適應當時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度政治、宗教和宮廷生活的需要,同時又烘托出神權、政權至高無上的形象與氣氛。托林寺迦薩殿和桑耶寺,則以建筑形象描繪佛教世界形成模式--須彌山,表現出強烈的宗教宇宙觀。這種構思奇特的建筑設計,達到了物質功能與精神功能的完整統一。在結構與構造上,藏族建筑為多層建筑,并有建筑九層左右的高層建筑的能力。工程技術方面,大昭寺的磚墻(公元七世紀)、桑耶寺(公元八世紀)、夏魯寺(公元十一世紀)、羅布林卡(十八世紀)精美的琉璃瓦;薩迦寺(公元十一世紀)的大夯土墻、布達拉宮(十七世紀)和扎什倫布寺(十五世紀)的曬佛臺大片石墻面的砌筑;各大寺廟金頂的制作,均體現出不同時期建筑技術上所取得的進展。建筑施工方面,工場預制,現場裝配建筑已經廣泛運用。各大經堂佛殿的梁架立柱系統,都是事先在工場預制、編號、試裝,然后再運到現場組裝。金頂構架和銅皮都是經過精密計算過的,試裝后,刻上編號再運往現場裝配。桑耶寺的琉璃塔用磚,因塔形弧線不同,各個部位磚的規格都是經過事先精心設計然后燒制的,砌筑時滿足造型的需要。公元1690年建設布達拉宮紅,一千余名工匠、五千五百名烏拉差役參加施工,工場、營地布置和人力高度有條不紊,充分表現出科學的施工組織計劃和強有力的施工組織能力。在長期的建筑實踐中,西藏涌現出各市地多著名工匠和建筑家。桑結嘉措不但通曉宗教、天文、醫藥、歷史,對建筑設計與施工亦內行并有指揮才能,稱得上一位建筑專家,他所寫的一部建筑工程技術方面實錄性著作《五世達賴靈塔目錄》就是證明。
    在藏族建筑發展過程中,既注意吸收漢地和其它民族的建筑藝術和建筑技術,又保持了本民族建筑特色與風格的傳統性,推動了技術的進步,促進了本民族建筑事業的發展。文成公主 641年進藏,“隨帶營造與工技著作六十種”并召集漢族“要匠和雕塑等工匠”,參加小昭寺的修建活動。公元710年金城公主進藏亦是“雜使諸工悉從”。薩迦政權之后,漢族建筑藝術和工程技術被大量吸收,夏魯寺就是例證。該寺夏魯拉康大殿,二層布置四座漢式殿堂,分前殿,正殿、左右配殿,軸線關系明確。屋面為歇山頂,上覆琉璃瓦,檐下斗拱做工精細,具有元代風格。不斷地吸取,并與本地傳統巧妙結合,使得西藏的建筑活潑而富有特點。

來源:南方古建筑設計院

本文標簽:西藏民居建筑  西藏寺廟建筑  民居建筑  寺廟建筑 

專業古建筑規劃設計

漢匠古建筑

服務熱線:13957873222

古建筑整體解決方案

交流微信號

梦幻西游转区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