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拉莊園為西藏自治區文物保護單位

帕拉,是帕覺拉康家族的簡稱,在舊西藏貴族中,是僅次于歷世達賴喇嘛的“亞谿”家族的五大“第本”家族之一。帕拉家族大300多年的興衰史中,先后有五人出任西藏地方政 府的要職噶倫,扮演了較為重要的政治角色。 噶倫是原西藏地方政府的最高行政官員,官階三品,通常由三俗一憎構成。西藏和平解放時期,帕拉·土登旺丹擔任達賴喇嘛的卓尼欽莫,即達賴喇嘛的副官長,權傾一時。1959年后隨達賴喇嘛逃亡印度,并長期擔任其流亡政府的高級官員。在經濟上帕拉家族擁有大量的莊園和農奴,采取典型的封建農奴制剝削方式,具有很強的代表性。最為難得的是,在劇烈的時代變遷中,帕拉莊園歷經桑滄至今基本保存完好,現已作為旅游景點和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對外開放,成為西藏農奴制的真實見證。

    舊西藏貴族領主的莊園,既是領主和代理人的生活場所,也是管理農奴和所有谿卡的權力中心,作為該家族的“臉面”,當然也是家族興衰的最直接體現,因而貴族家庭無不傾其全力,盡可能使其雄偉高大。繼承西藏歷史上土酋割據的傳統,也是渲染家族的富豪和威嚴,大貴族的主谿卡大多選擇交通方便,氣候宜人,出產相對豐富的地方,而且多為城堡式建筑群,其建筑結構和使用功能從一個特定方面,反映了西藏封建農奴制的社會、經濟、文化等多方面的特征。

    17世紀40年代,帕拉先祖從不丹投靠了西藏地方政府,最早被賜封在江孜縣重孜鄉一帶的薩魯莊園,這里就成為帕拉家族的第一個“麥谿”(主莊園)。由于當時帕拉家族剛立足西藏,因此其建筑還不是大出色。經過100多年的實力積聚,在18世紀80年代帕拉家族出了第一個噶倫,于是這位能人丹增朗杰就將自己的主谿卡從薩魯莊園遷到江孜城東的江嘎莊園,并修建了規模宏大的崗居蘇康。據藏歷陽火龍年(公元1796年)噶廈政府所作的房產記錄,崗居蘇康不僅院落寬敞,而且堅固實用,建有馬廄、炒房、回廊、臥室、大廳、經堂、陽臺、廁所、倉庫、廚房等數十間建筑設施。1791年爆發了反對廓爾喀人侵略的戰爭,為安頓駐扎在江孜的軍隊和過往官員,噶廈政府征用了帕拉的崗居蘇康。經江孜政府官員反復核算,崗居蘇康值1300兩藏銀,這在當時是個不小的數目,以至帕拉莊園因此換得了管理兩個大莊園,外帶幾個小莊園的權利。在這以后,帕拉莊園的“麥谿”就一直在江嘎莊園。1904年榮赫鵬率領英國侵略軍,在江孜受到西藏軍民的沉重打擊,他本人也險些失了性命,5月24日英國援兵到了以后,于26日重點攻擊由600民兵守衛的江嘎村,以突破藏軍的包圍。殘暴的英軍在先進武器的掩護下,用炸藥和汽油將當時只有6戶人家居住的江嘎村變為一片火海。藏軍在殺死英軍加斯丁及其他兩名大尉和大批英軍后,因傷亡過重退出江嘎村。崗居蘇康及帕拉江嘎莊園的所有房屋都毀于戰火。

    在這以后,帕拉家族走向衰弱,平措朗杰至死官僅至宗本(相當于縣長),家族莊園也基本委托谿堆(莊園在管家)管理。本世紀30年代,平措朗杰的二兒子扎西旺久,眼看家道式微,只好從林樸寺還俗回家經營家業。回來后,他一是不滿意父兄安排的兄弟共妻婚姻,二是家族產業主要在后藏,因而大約在1936年從拉薩回到江孜,于藏歷火牛年(1937年)將主谿卡從江嘎遷到班覺倫布村,當時僅有幾間平房。扎西旺久一經營莊園,就惡狠狠地宣布:“莊園那么窮而差巴那么富,這里面必有文章!”他親自管理經營后藏的各谿卡,經過十余年的苦心經營,加上其兄土登旺丹和其弟多吉旺久在官場上步步走紅,帕拉莊園勢力又呈蒸蒸日上之勢。扎西旺久從40年代中期開始興修莊園,又用了十來年的時間,從西向東逐漸修建,直到1955年才最終建成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帕拉莊園的規模。 

    帕拉主莊園雄踞班覺倫布村的中央,座北朝南。南向的莊園正門,由兩扇厚重漆黑的大門構成,門口高矗著兩個掛滿經幡的旗桿,既為招運,更為炫耀帕拉家族的不可一世。圍墻內是莊園的外院,地面鋪著青石板,東面是牲口棚圈,按公母和種類建有各種圈舍,同時也是單身朗生晚上睡覺的地方。正北穿過門樓,就進入莊園的內院,內院同樣鋪著青石板路面,寬敞的院落主要用來晾曬羊毛和供朗生們做羊毛活。大院北面是三層樓高的主樓建筑,這是領主起居生活和社會活動的場所,是莊園的核心所在,因而建筑高大寬敞雄偉。主樓的東西南三面環繞著二層內廊式建筑,是管理人員起居工作和朗生從事莊園內勞動的工作場所。這種建筑格局,既保證了主樓良好的采光,又顯示出眾星拱月的效果。主樓兩層的東頭,有樓梯通向莊園的后院,那里是一個后花園。從主樓到后院,樓梯正對著的是西向的一大一小兩間外廊式平房,稱作“加色康”,是專門給領主做飯的廚房。北面一點是領主冬夏季節避寒避暑的專用平房“古則學”,地面鋪著木板地,二小間一大間。再北面是廁所和看門人的小屋,中間是東大門。沿著后院高大結實的圍墻栽種了一圈參天楊,形成后院的綠色屏障。花園里種有各種各樣的果樹花草,沿著石砌的小道,在花園中央有一座涼亭,這是主人賞花觀月和夏天宴會以及娛樂的地方。圍墻外面是帕拉家的郁郁蔥蔥的林卡。

    莊園的正南面,是帕拉最大的朗生院,作為帕拉莊園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至今保存完好。朗生院總面積150.66平方米,當年居住著14戶60多名朗生,最大的房間14.58平方米,最小的僅4.05平方米,人均居住面積2.5平方米。旁邊是大差巴戶扎西吉康家4柱的平房。莊園的東面,穿過一片林卡,是帕拉學校舊址,民主改革后成為鄉政府所在地。1986年撤區并鄉后,鄉政府遷到原來的區政府辦公,這里就變成了鄉奶渣廠。莊園的西面,分布著4戶小差巴戶,自東向西依次是謝巴家、吉馬家、吉馬薩巴家、桑珠吉康家,基本都是兩柱的平房;再旁邊是炒青棵房和小朗生院,稍大的朗生院住著5戶14口人,小的住著2戶6口人,居住狀況和大朗生院相同,還有4戶朗生沒有得到住房的待遇,租住附近差巴戶的住房,以早晚的幫工抵房租。這些建筑在民主改革后的劇烈的社會變遷中早已蕩然無存。再西面是大差巴戶扎西康薩家,建有5柱的平房,靠南一點是莊園管家丹達的4柱平房,但他們全家大多數時候都生活在莊園內。

    此外,在莊園西南面二層房頂的平臺上,還建有全村的“生”神祭臺,稱作“格拉”,這是生命之神,主管人們的出生和健康。每年藏歷正月初三和六月中旬各祭一次,領主、朗生、差巴戶各自前往祭祀,老朗生們因大多出生在江嘎莊園,因而在夏天還要回江嘎專門祭祀那里的“格拉”。在村子的東面林卡里,有祭祀地神的祭臺,稱作“域拉”,為了祈求風調雨順,從事農業的差巴們每年藏歷六月以后,每周都要集體舉行一次祭祀活動,小心地求神保佑有一個好年景,不從事農業的領主和朗生都不參與祭“域拉”的活動。村子東面2公里的江熱村,有一座小寺廟“江熱覺康”,北面4公里的江孜更有著名的白居寺,在家庭遇到特殊事情和佛教節日時,人們都會與這些寺廟及寺廟的喇嘛發生關系。

    可以看出,當時的班覺倫布村是以帕拉莊園為中心來布局的,正如所有的居民都是帕拉家的農奴一樣,所有的建筑也是圍繞領主的生產、生活來展開的。經濟和社會地位越低,對領主的依附性就越強,在居住格局上表現的十分明顯。以帕拉莊園為核心,首先是朗生生產、生活場所,然后是4戶較貧窮的差巴戶,外圈是兩戶大差巴戶和管家家庭。周圍三公里以內,散居著主莊園的其他差巴家庭,再擴大到附近的自然村,大多也屬于帕拉家族的莊園。

    我們再走進莊園內部,具體看看其結構和功能。從南大門穿過前院而進入大院,底層建筑基本屬于倉庫性質,北面主樓底層正中是大門,進去后有寬大的樓梯通二樓,這是主人和客人使用的上樓通道;底層的左邊是專門儲存豌豆的大倉庫,右面是存放各種工具以及油菜籽和油菜餅的大倉庫。東面是儲存朗生專用的下等糧食倉庫。南面過道右邊第一間是專門存放牧民交來的死羊皮及羊毛,第二間是專面存放木料,第三間存放青稞草;南面低層為廊式建筑,緊靠過道左邊有樓梯和二層相通,這是下人們使用的通道。西面一為種子庫,一為凹進一截的柴禾房,這里和旁邊的大庫房,也是帕拉關押“犯罪”農奴的地方,里面極為陰暗潮濕,筆者嘗試了一下,門一關上,給人一種窒息般的恐怖。西面還有過道通小天井,有二個倉庫專門儲藏差巴戶上交的青稞。

    上到二層,東西南三面為廊式建筑,東面第一間是2柱大的釀酒房,實為女管家拉珍及其于女的生活用房,第二間是真正的釀酒和儲酒房,走廊北面有門通主樓,南面套間是莊園大管家“強住”的生活辦公用房,旁邊是強住侍從房,樓梯口旁是廁所;接著是4住大的羊毛倉庫,里面套一間專儲毛線的庫房;最后是朗生們的廚房,面前有樓梯通樓頂的供“格拉”的平臺。西南面沿小天井有染房,存放各種口袋繩索的庫房,一間兩柱,一間4柱的青稞倉庫,角落是一個農奴專用的廁所。正西靠小天并的走廊上建有藏歷年和平時為主人炸面食的灶臺,接著是管家(聶巴)丹達的辦公生活用房,里間是與主樓相連的6柱大房的倉庫,儲藏和提供莊園日常生活用品、聶巴的助手也住在這里,前面還建有一個大平臺,有門連接主,樓二層,這是朗生進樓為主人服務的主要通道。從這里進入主樓,也是一層到二層以及去三層的樓梯口,二樓正北是供帕拉莊園家庭保護神拉姆的護法神殿,拉姆是一婦女騎騾塑像,名班臺拉姆,意為吉祥天女神。東面是稱為聚義廳的大房,供有佛龕,平時有一人值班念經;藏歷年時,農奴必須穿著整潔的衣服,放下發辮,手捧哈達,畢恭畢敬地在這里向領主拜年,以儀式強調主仆和依附關系。再東頭,北面是一大間珍貴物品倉庫,儲藏氆氌、卡墊、洋布、檔案及編了號碼的各種貴重物品的箱子,由扎西旺久最信任的莊園女管家拉珍掌管,南面是上三層、去后院和通外廊的門廳。

    第三層上,配房的東南二面都是樓頂平面,在西南角建有“格拉”祭臺,還有一座煨桑用的“桑固”,每到初一、十五在這里燃松柏粉及少許糌粑祭神,象帕拉這樣的大貴族家庭,平日早晚也要祭祀。平臺上只有西面建有房屋,后面一間是堆放藏被一類的倉庫,前面一間是冰雹師專用房,房內還附有一個小廁所,帕拉家常年請一位冰雹喇嘛在這里念經,以驅趕和減少對農業生產威脅最大的冰雹。和主樓連接處有一門相通,從這里進入主樓三層。一進門的小廳樓,既是上三層的樓梯口,又是侍衛休息和聽旨的地方,其西面的帕拉家庭經堂“朗達郭松殿”,其豪華、氣派在江孜首屈一指,室內靠北面的五分之四的面積,是用木板鋪成的高臺,由三級造型的本梯連接,臺上嚴絲合縫地鋪著整張圖案華麗的純羊毛地毯,中間橫斷一座漢式雕花門洞,木門、隔板、高臺、護欄以及藏柜上,全部繪著《三國演義》和《水滸傳》、《紅樓夢》、《西廂記》以及著名的成語典故故事,空中垂掛著藏式經幢,四面墻上掛滿唐卡,佛龕上供奉著金、銀、銅、泥各式佛像,也擺滿了金、銀、銅、合金的各式供佛用具,非富麗堂皇四字不足以形容。門廳正北是帕拉個人的念經房,有小門與經堂相通,他每天都要在這里念經打坐。東北面是宏大的日光室,用來舉行大型招待會,宴請權貴,每年例行的三次家庭大法會也都在這里舉行,為時7天,每次都要請幾十名喇嘛。日光室南面是落地大玻璃窗,外面是陽臺,扎西旺久經常在這里親自監督奴隸干活。穿過陽臺向東是走廊,墻上掛著成串的莊園鑰匙和各種刑具。走廊南邊是扎西旺久妻子的臥室,各種侈奢品和華麗用品,在今天看來也是很氣派的。北面一邊有廁所和上樓頂的樓梯,一邊是兩名俊美侍從休息和聽差的房間。走廊盡頭的南面,是下二層的樓梯和堆取暖燃料的地方,東面又進入一個小天井,天井南面是主人扎西旺久的臥室,北面是小客廳,專門接待有身份的人,人們常聚在這里打麻將。

    至此,帕拉主莊園基本介紹完畢。從莊園的整體布局看,外部是朗生生活區和牲畜圈棚,朗生生活用房極其簡陋狹窄;中間是朗生工作區,工作用房簡單實用,后面是領主生活享樂區,建筑高大堅固,極盡豪華侈奢。除侍從朗生外,普通朗生不經主人允許,是不能隨便進入主人生活區的。從建筑結構上看,莊園一層主要是倉庫、朗生和牲畜用房,二層主要是工作和管理人員用房,三層是宗教和領主生活用房,這種層層遞進上升的建筑風格,生動體現了封建農奴制尊卑有序的等級關系。從功能上看、莊園作為封建領主的權力、利益和生活中心.主要是圍繞滿足領主物質生活需要和精神生活需要(宗教)展開的,領主依靠對農奴的剝削,維系自己至高無上的統治地位和窮奢極欲的生活,其代價是農奴階級極端貧困和西藏社會的整體停滯,從根本上表現出西藏封建農奴制的階級關系和社會弊端。據莊園管理處統計,帕拉莊園共有大小房間82間,住房面積5357.5平方米,加上前、中、后三個院落,總面積47234平方米。1994年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第55號文件,將其確定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1996年4月,宣布其為西藏自治區文物保護單位。

來源:南方古建筑設計院

本文標簽:帕拉莊園  西藏自治區  文物保護  西藏文物 

專業古建筑規劃設計

漢匠古建筑

服務熱線:13957873222

古建筑整體解決方案

交流微信號

梦幻西游转区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