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兩座明清古建筑遭管理公司誤拆

近日,有文保人士稱,前門東路東側一片正在拆遷騰退的胡同區內,有部分明清之際的兩處文物普查登記古建筑院落被拆。對此,東城區文委已責令涉事企業查明情況,將予以懲處;責令管理公司加強監管力度。

  前門東街以東,目前尚存一片建筑基本維持原貌的平房院落,縱橫布局,構造出一片保留著舊時北京城獨特的胡同肌理的歷史風貌區,其內存在市級文保院落1座、文物普查登記項目45處。

  這里保留著老北京的經典風貌人情,也隨著時代發展逐步破敗失修,自2003年,相關部門就已著手進行整治。

  近日,中國古跡遺址保護協會會員曾一智稱,前門東側有數處掛牌保護院落遭到破壞,其中最嚴重的是大江胡同32號和冰窖斜街15號,前者曾是一家商鋪,后轉為公私合營院;后者則是廣東平鎮會館,始建于明崇禎年間,因平遠、鎮平二縣舉子赴京趕考路途遙遠,這兩個偏遠山區小縣人才難出,二縣在京鄉人捐資筑建會館,取名鎮平會館,后改稱平鎮會館。

  “大江胡同32號幾乎被夷平了”,曾一智很著急,同時廣東平鎮會館原本兩進的四合院式布局院落也已所剩無幾,僅剩一間北房,“文物的尊嚴在哪里?”

  想到這兩處院落均為東城區文物保護普查登記項目,她就此事向東城區文委文物科進行舉報,被告知已經知道此事,正進行調查。

  曾一智質疑,兩個院落均為文物普查登記項目不可移動文物,卻一個未掛牌,一個掛牌后依然被拆,違背《文物保護法》相關規定,“法律要求相關部門對不可移動文物作出標示說明,建立記錄檔案,并區別情況分別設置專門機構或者專人負責管理”,即使是對不可移動文物進行修繕、保養、遷移,也必須遵守不改變文物原狀的原則。

  “擅自拆除不可移動文物,《文物保護法》第六十六條罰則明確”,曾一智表示,目前正在等待文委的查處結果,“即使是遷建文物,是否有相關審批手續?施工單位是否具有文物保護工程的施工資質?是否到相關部門備案?”她希望這些問題能得到有關部門解答。

  管理公司監管不力將懲處

  昨日,東城區文委以及負責管理前門東側拆除騰退工作的大前門公司,就兩文保院落被拆一事進行了說明。

  東城區文委相關負責人表示,早在10月22日時,文委執法隊就已在巡查時發現了文物建筑被拆之事,并及時趕到現場調查取證,“責令停止侵犯文物的行為”,他說,目前已責令涉事企業查明情況,將予以懲處;責令管理公司加強監管力度。

  大江胡同32號

  因險情遭誤拆

  “大江胡同32號占地面積約130平方米,原本是民宅,里面有8家住戶”,大前門公司相關負責人說,2006年,該院中的住戶全部遷走之后,一直對其進行封堵管理,但由于該院年久失修,時常發生磚瓦掉落的情況,“部分墻體也裂了個大縫”。

  她介紹,其間曾發現有文物構件丟失的情況,并因此在2011年時把院門口“乾義成”的牌子和磚雕收回保管,以保證文物安全。

  同時,派遣巡查隊巡視整個區域內的文物院落情況,“專門委托了一家公司”,但由于該院院內建筑逐步出現險情,加上該院落2013年確認為普查登記項目后尚未掛牌,“拆除隊以為是民居,就給拆掉了”,該負責人說,目前已經根據院落地基和原貌,分別聘請了具有文物設計和文物施工資質的公司,按原貌恢復,并將原保存的“乾義成”牌匾和磚雕、門墩等安裝回原處,建筑也盡量用拆下來能夠使用的老磚瓦木料。

  廣東平鎮會館

  被誤“清除”

  至于冰窖斜街15號的廣東平鎮會館,此前已有60%的面積在市政道路建設中被拆除,大前門公司相關負責人說,為體現文物原狀,在2006年時,就已向市文物局上報了遷建方案,但剩余建筑部分騰退工作至今未完成,遷建工作尚未啟動,尚存一間北房、門道和東邊的紅磚房。

  雖為掛牌保護院落,但平鎮會館已非原貌,周邊較為破敗,加之院落已經在2005年市政修路時部分拆除,今年出現了部分私搭亂建建筑和安全隱患,“我們隨后聘請了一個公司來進行清理”,清理過程中,該院的過道被清除。

  “確實是我們監管不力”,該負責人表示,此前曾向巡查、拆除單位分別下發了文保單位名單,但由于該區域文保院落較多,可能巡查不及時,再加上拆除隊素質較低,導致了誤拆文物的情況出現,今后將加強管理,按照文物部門要求已對大江胡同32號開始恢復建設工作,年底前完工;廣東平鎮會館遷建工作也將在完成搬遷騰退工作、具備遷建條件后,盡快開工建設,今后也會加強看管。

  - 追問

  前門東側歷史舊貌未來如何?

  明清時期,社會經濟繁榮和“學而優則仕”的科舉制度高峰雙重作用下,使得各省市在北京興建了大量會館,供同鄉同業聚會和本地趕考士子落腳。

  前門地區便是這些會館聚集地之一,前門管委會相關負責人曾介紹,前門地區曾擁有會館30多座,但時移世易,時下很多會館淪為混居的大雜院,有的會館甚至只是“址在物非”。

  近日新京報記者走訪前門東側鮮魚口、西打磨廠、大江胡同等區域時發現,此處不僅明清會館眾多,各個會館現狀也不盡相同。

  除了上述被誤拆的兩座院落,較為類似的情況是多戶居民聚集,文物院內巷窄、雜亂的“大雜院”式院落,也是文保人士關注的重點。

  “不是不能使用文物”,曾一智認為,關鍵是怎么用,“合理合法的都可以”。

  昨日,東城區相關負責人介紹,2003年至今,關于前門區域的規劃方案已經有所變化,他說,已經確立了杜絕大拆大建、留住原住民引入年輕人、以院落為單位漸進式更新、充分利用地下空間等原則。

  “一個院一個院地分析”,他說,此前前門是繁華的商業和居住區,已經不能滿足老城區的發展需求,以及非首都功能疏解的要求,再加上院內胡同狹窄,“最窄的不到1米”,基礎設施不夠等問題,均會在保護胡同肌理的基礎上,予以整體保護修繕,“物質和非物質的遺產一起保護”。

  例如,對于現有破敗的四合院,會在不改造原房屋風貌、結構的基礎上,重新設計戶型,增加廚房衛生間等現代生活空間,符合生活需要,“定位很簡單,就是‘老胡同,新生活’”,他說,從而在整體保護文物的基礎上,進行合理利用。

來源:南方古建筑設計院

本文標簽:北京古建筑  明清古建筑  古建筑保護 

專業古建筑規劃設計

漢匠古建筑

服務熱線:13957873222

古建筑整體解決方案

交流微信號

梦幻西游转区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