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建筑保護如何避免拆遷問題

連日來,一則“古村即將拆遷,文物誰來保護”的帖子在網絡上引起多方關注。帖子中提及的賈兆古村位于清徐縣城西南,因面臨整村拆遷,村中現存20余處明清時期古宅院的命運引起了各方關注。為此,10月20日,記者驅車來到該村進行了采訪了解。
  這里與趙氏孤兒傳說有關
  從太原出發,沿307國道南行40余公里,會看到一個被眾多現代化工廠包圍的小村子,這就是我們此行的目的地——賈兆村。
  這個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小村子,因保留著大量完整精美的古建筑宅院而在方圓百余公里內頗有知名度。隨著近年來陽煤集團太化新材料園區的入駐,這些曾被文物部門掛牌認定的古宅院的命運引起了各方關注。
  漫步村中,連片的古建筑隨處可見,斑駁的墻壁上有些石雕已經模糊,黑漆漆的大門上門釘也已經發銹,透過瓦頭上的衰草,可以清晰地分辨出磚木雕件上的精美圖雕,彰顯著一種歷史的厚重和文化的積淀。有人說,當看到這些古建筑的時候,眼前煙霧籠罩的天空似乎突然間藍了許多。
  翻開《清徐縣志》,賈兆村赫然在目。傳說該處為春秋時晉國大夫屠岸賈屬地,屠岸賈陷害趙家,將趙姓滿門斬于此地,取自己名字的尾字和趙姓,定名為“賈趙”村。據村里老人講,“賈趙”曾分為東西兩個 “賈趙”,春秋戰國時,“西賈趙” 曾出過姓趙的宰相,后被“東賈趙”一位姓賈的大臣陷害,滿門抄斬,整座相府慘遭火燒達半月之久,爾后由于趙家已無后人,此乃一大兇兆,后人為了盼來年有個好兆頭,已無趙,但和兆同音,故更名賈兆。不管傳說真假,充分說明了該村的歷史悠久。而其與趙氏孤兒的傳說有關,更增添了賈兆的一份神秘感。
  清源鎮村民岳喜福,是趙氏孤兒傳說傳承人之一,他說,春秋時代,晉國大臣趙盾輔佐晉襄公,使晉國逐漸強盛起來。晉襄公死后,其子晉靈公繼位,荒淫無道、殘害百姓。趙盾多次勸誡,晉靈公不但不聽,反懷恨在心,趙盾不得已出逃。大夫屠岸賈原是晉靈公的寵臣,一貫助紂為虐,對趙氏家族恨之入骨。他對景公進讒言,將趙家上下三百余口押到賈兆村全部殺死。
  “除了當地賈兆村村名的來歷,鄰村北村還有傳承了千年的大王廟火,每年農歷七月十一日會有傳統廟會。此外,清徐縣清源鎮平泉村、清源城區趙家街,東于鎮趙家山等一系列與之傳說相關聯的地名,都印證著‘趙氏孤兒的傳說’發祥地在賈兆村。”
  鳳上龍下,賈兆有太多解不開的迷
  趙氏孤兒的傳說,印證著賈兆的獨特文化傳承,更令人稱奇的是村中那些連片的古宅院。腳下是被硬化的水泥路,身旁是莊嚴厚重的古宅院,時間的交叉穿越在這個小村里體現得淋漓盡致。
  說起這些古跡的發現,還得追溯到2008年9月19日,當時太原市文物普查隊在該村普查時,發現許多不同時代的古民居,以明清時代居多。特別是一座郭家古宅,是保存非常完好的民國時期民居。
  該民居為三合院,坐北朝南,磚雕垂花門上雕飾人物、花卉圖案,正房平頂五間,女兒墻上磚雕葡萄等飾物,明間前檐設卷棚歇山頂抱廈,異形斗拱,博古圖案木雕掛落,額枋彩繪魚等紋飾。東西房各為五間,單坡硬山頂,平板枋上置木雕花卉墊木,額枋彩繪大部分清晰可見。該院保存完整,木雕、磚雕、彩繪精美,極富地方特色,為民國時期代表性民居,這些民居都是研究地方民居建筑藝術的實物資料,非常難得。“和山西其他的知名大院一樣,這里的民居也是隨晉商發展而來的,民居大多圍繞著一個人或一個家族建起,流傳特有的姓氏、家族文化,形成鮮明的文化傳統。雖歷經歲月滄桑,但那些門楣上的招牌,依稀能辨認是哪家的宅院,這成了千年古村賈兆一道獨特的明清建筑風景線。”山西省民間文藝家協會秘書長莊志明說,賈兆的民居之所以獨特,不但在于其民居的數量多,其獨特的磚雕、木雕、泥雕更匪夷所思,至今讓人琢磨不透。
  那么,賈兆的民居雕刻究竟有哪些獨特之處呢?我們就從接下來莊志明的講述中一探究竟。“在這個村里的雕刻中,見到最多的是龍,這是令很多考古專家百思不得其解的事。因為按照古時的規定,普通老百姓家是不能雕龍的,可是在清徐賈兆古村里卻有好多龍,栩栩如生,非常生動,難道是龍給這個村落的賈家帶來了災難?所以后來的建筑把龍都雕到了屋檐的下方,把龍壓在了下面,讓此地無法再出龍脈?”莊志明告訴記者,民居上雕龍本已不可思議,更讓人稱奇的是,位于西大街20號的賈家宅院里,把龍都雕到了屋檐的下方,屋頂正上方則是一只騰飛的鳳凰。這種鳳上龍下的做法,在當時更是犯了大忌,著實令人費解,也讓考古專家摸不準建造者的意圖。“當地人也只是聽年老的人說,要把龍壓在下面,讓此地無法再出龍脈。可是這龍脈一說又出于何時何處?這個謎題至今無人能解。”
  除了無人能解的諸多謎題,更為珍貴的是在這里不僅發現了磚雕、石雕、木雕、還發現了罕見的泥雕,這在山西的古民居里是很少見到的。
古建保護如何避免拆遷困境
  古老宅院講述那些過去的事
  說到這里,不得不提一下,記者的母親是土生土長的賈兆村人,這個古村莊,也承載著記者本人的一段關于童年的記憶。由于父母忙于生計,記者從小在姥姥家長大,曾在賈家宅院里住過幾年時光。
  故地重游,老人雖已逝去多年,但透過房檐上那些精美的磚雕和門前那座巨大的照壁,兒時情景卻恍如昨日。沒有電視,沒有手機,童年最大的樂趣,就是在繁星點點的晚上,坐在古老的院子里,聽姥姥講述過去的事。
  此刻站在院子里,兩個幼童正在騎自行車玩耍。穿過院門,一面影壁上面雕刻的兩只鹿與鶴,似乎正在松樹林里尋覓著什么,或抬頭仰望天空,或展翅高飛,細細看去,仿若有黃土的烙印。“這都是磚雕,當年破四舊時,老人們用石灰黃泥將那些繪畫雕刻覆蓋住,然后再用毛筆寫上時新的標語口號,使得造反派無可奈何。”宅院的主人賈大爺是老相識,他告訴記者,關于這座院子的具體建造時間不知道,但至少有 300多年歷史了,其祖上就居住在這里。“我在這兒住了30年,房子從來沒有修過,住起來冬暖夏涼,現在孩子們雖然都在太原市里上班,但是一到休息日也都愿意回來小住兩天。”
  今年70多歲的老書記王春德告訴記者,賈兆村保存較好的還有兩處更大的王家宅院。在他的帶領下,記者來到了位于北大街68號的王家宅院,從大門進入,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典型的晉派磚雕,上面有梅花鹿、仙鶴、松樹等,影壁上方則是幾個間隔的蝙蝠雕刻。一路向里,可以看到前后兩個套院,走到盡頭,旁邊還有一個側門,穿過側門,又是一個獨立的小院,里面有一棟二層堡壘似的磚砌房屋。“聽老一輩人講,明清時期,王氏家族的人就開始走南闖北外出營生了。尤其在東北,開了醋坊、酒坊,頗受當地人喜歡。祖輩們發財后,就將原來的宅院翻蓋,大多是幾進幾出的院子,每戶都有東西房,在大門口還有類似于現在傳達室功能的小房,供下人通傳。”王春德說,隨著晉商的崛起,村里建造大院、寺廟蔚然成風,方正的四合院到處林立,一條條用磚瓦建筑的大街隨處可見,素有“小太谷”之稱。
  王春德還告訴記者,在賈兆村內,類似這樣的宅院約 24處,其中以張、王、郭三家最為有名,此外,還有賈家、牛家宅院,數十座宅院幾乎遵循同一結構和風格。
  文物不能拆遷,將原址保護
  由于陽煤集團太化新材料園區的入駐,賈兆村面臨著整村拆遷的命運。自從拆遷的消息傳出后,村里昔日的寧靜便被打破了。“前段時間開始,陸續有文物販子來村里收購磚雕、木雕,這是我們祖輩的東西,傳承著我們的記憶,也是我們的根,我們不希望看到這些古建筑就這樣被拆掉。”王春德說,目前雖然很多古宅都沒人居住,其主人也大多在外謀生,有的已經斷了聯系,但祖輩留下的文物不能丟掉,因為這也許是最有望留下來的賈兆村給世人的最后一點記憶了。“現在村民們都關心著自己家的拆遷利益補償,很少有人注意這些古宅院的命運,看著他們,總感覺越來越像被兒女拋棄的孤寡老人,希望你們媒體能幫忙呼吁呼吁,別讓這些百年建筑毀在拆遷中。”
  老人的擔憂讓人們擔憂老宅的命運,那么,這些被認定為太原市文物保護單位的宅院將何去何從?
  記者隨后咨詢了太原市文物局,該局相關負責人明確表示,一旦被認定是歷史文物,就不能隨便拆除,如果要拆,必須事先與他們取得聯系,太原市文物局將與清徐縣文物局具體協商如何保護。此后,記者來到了清徐縣文物局,據該局一位魏姓工作人員介紹,清徐縣文物局之前已委托山西省古建研究所制定了一套詳細的保護方案。在該方案中記者看到,賈兆村的這些民居古宅將不會隨著村子的拆遷而搬遷,將采取原址保護的辦法。“國家法律里不存在保護性遷建這一說法,遷建都會對文物有一定的損壞,不利于古建筑文物的保護,這也是我們采取原址保護方案的初衷,至于很多人關心的村子拆遷后,古建是否會受到周圍環境的影響問題,縣里已經做好了詳細規劃。總之,我們對于過去的一些破舊而古老的建筑不可掉以輕心,在當前擴建開發和拆遷過程中,更不能輕言拋棄。”
  中國平均每天都有 80到100個古村落在消失,這是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主席馮驥才先生的統計。他曾痛心地說,“我們發展的速度太快了,對精神文化沒有顧及到,這個是歷史的遺憾。我們不能再有損失,要把文化遺產留給后人。”誠如馮先生所言,我們希望更多像賈兆村古民居一樣的文化遺產能避免時代拆遷的命運,將它們留給后人,光耀千秋。

來源:南方古建筑設計院

本文標簽:中國古建筑  古建筑保護  古建筑拆遷 

專業古建筑規劃設計

漢匠古建筑

服務熱線:13957873222

古建筑整體解決方案

交流微信號

梦幻西游转区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