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建筑外捐引發的反思

4月,成龍在微博上宣布將自己收藏的四棟安徽古建筑捐給新加坡科技設計大學。此言一出,輿論四起,有的希望成龍改變主意,讓這批古建筑留在國內,有的則表示理解,認為這一捐贈也有利于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播和傳承。

  據成龍透露,20年前自己經人介紹,在內地買下了一座老房子,想翻修后給父母居住。之后,成龍又陸續買入9座。但這些老建筑年代久遠,光是修護費用就花了幾千萬元。后來成龍的父母相繼離世,這些包括廳堂、戲臺、涼亭在內的徽派木建筑一直躺在倉庫里“成為白蟻的食糧”。成龍覺得,這些代表中國建筑藝術精髓的老建筑“如果不擺出來讓人欣賞,實在是浪費”。
  針對“為何將古建筑捐贈給新加坡”的疑問,成龍回應說,因為新加坡將這些古建筑“當成寶”,他們通過高科技手段,為每個古建筑都制作了精致的模型和三維圖樣,并制定出近乎完美的各種方案,包括落戶地址、維修、復原等問題的規劃。
  中國知名古建筑專家程極悅表示,就地保護是業界公認的最好方式,古建筑一旦離開原有的氣候、地理、人文環境,單純地進行異地重建,原有的文物價值和承載的歷史文化就會在遷移過程中消亡,造成對文物的一種破壞。
  針對成龍捐古建筑的事件,成龍的好友王平久表示,成龍曾在國內多個省份為老房子找“家”,四處托人“收留”這些房子,無奈沒人回應。這從側面反映了國內古建筑保護的大致現狀——缺乏重視。
  在以徽雕古建筑聞名的皖南地區,許多人靠販運“三雕(木雕、磚雕、石雕)”發財。黃山市休寧縣一座具有代表意義的徽派民居一“蔭余堂”。甚至被拆成2700塊木件、8500塊磚瓦、500石件,漂洋過海運至美國重建。—位從事徽學研究的權威人士估--計,從建國初期至今,皖南古建筑材料的流失總量足可以再建+“宏村”。
  還有很多古建筑因年久失修和人為損壞而倒下。山東漢子唐大華先后6次走進山西,行程9000余公里,為腐朽將傾的早期木結構古建筑奔走呼吁。另據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統計,近30年來消失的40,000多處不可移動的文物中,有一半以上毀于各類建設活動。
  在這種背景下,美術館建筑研究專家、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唐克揚表示,古建筑異地安置理論上不應倡導,但如能有一流的博物館和文化機構介入,加以合理的研究與公共展示,亦可起到很好的示范作用。一方面,可以引起人們對古建筑保護課題的重視;另一方面,還可以引導人們關注古建筑背后的一些東西,比如在本鄉本土的環境下尚沒有引起足夠重視的家族史、地域文化等。
  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副院長、研究員楊福泉評論說,當我們痛心疾首地譴責外捐國家文物或有價值的文化遺產時,更應深思怎樣珍惜和呵護各種物質和非物質文化遺產。
  反思我國古建筑保護的尷尬,主要是由三方面原因造成的。首先,違法成本過低。《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對于擅自遷移、拆除不可移動文物的罰款上限是50萬元。與巨大經濟利益相比,區區幾十萬元的罰款怎能扼住伸向古建筑的黑手?其次,人力物力不足。目前,全國縣級及縣級以上政府設立專門文物行政部門的僅有1/4左右,文物行政管理人員平均每縣不足3人。文物執法機構不健全的另一面,是地方政府對文物保護缺乏重視。以山西晉城為例,過去6年財政收入增加了三四倍,卻始終沒有增加對文物保護的投入。此外,私有建筑失范。除國有文物外,很多古建筑的權屬歸個人所有。一些居民保護意識不足,為了蓋新房隨意拆除,有關部門卻缺乏管理權限,難以有效干預。
  程極悅表示,只有當我們的文物保護真正有了違法必究的問責制和行之有效的管理方式時,才可能讓有珍貴文物或民俗文化器物的人士對祖國的文化遺產保護有足夠信任,愿意將他們的收藏留在國內或捐贈給相關文化機構。

來源:南方古建筑設計院

本文標簽:安徽古建筑  徽派古建筑  古建筑 

專業古建筑規劃設計

漢匠古建筑

服務熱線:13957873222

古建筑整體解決方案

交流微信號

梦幻西游转区查询